费迪南德·马科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eveatmeadowland.com/,马塞尔-里瑟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费迪南德·马科斯(他加禄语:Ferdinand Marcos,1917年9月11日-1989年9月28日),菲律宾前总统、独裁者,1965年至1986年统治菲律宾。因主张经济和社会改革而上台,在任期间以腐败的裙带资本主义和政治打压的威权主义统治而闻名于世。

1917年9月11日生于北依罗戈省。1941年参加美菲联军,任步兵师少尉情报员。1942年参加巴丹战役。曾担任过菲军第二师军法长官,1945年被麦克阿瑟任命为北吕宋八省行政官,晋升上校。1945年加入曼努埃尔·罗哈斯·阿库纳的自由党。1964年加入,1965年12月当选菲律宾总统。1969年再次当选总统。1978年兼任总理。同年在原的基础上组成新社会运动党,自任主席。1981年第三次当选总统。

1983年其政敌贝尼格诺·阿基诺自美国回国却在马尼拉国际机场(今尼诺伊·阿基诺国际机场)被刺身亡,马科斯被疑幕后指使。

1986年第四次当选总统,但因选举舞弊导致群众大规模抗议(人民力量革命)而被迫流亡美国夏威夷州。

费迪南德·马科斯的父亲是达沃省的省长,非常热衷于政治活动。在他的培养下,马科斯成为了一个极有演讲天赋,有政治抱负的青年。在中学和大学期间,马科斯成绩优秀,毕业论文曾获得奎松总统纪念奖。

费迪南德·曼努埃尔·马科斯于1917年9月11日出生在外祖父母的商店里。长大

后,菲律宾人喊他为费迪,但在外国人面前,他称自己为费雷德或安迪。他小时候非常贫穷,和同伴们光着屁股在肮脏的街道上跑来跑去。

马科斯的母亲何塞法·埃德拉林·马科斯是一个工作勤奋的小学教师,同时在她父母亲的铺子里当售货员。她是一个坚强的、好逞强的、机智灵活的年轻妇女。

她的一半血统是华人,一半是当地的伊洛尔戈人。她的父辈祖先是当地伊洛尔戈村庄的领导人物;她的华人血统则来自于她母亲的家族——克图利奥,是南伊洛尔戈省中、西混血的商人,拥有雪茄种植园和大住宅。

何塞法9岁时才接受教育,21 岁上高中时,一个长得很英俊的14 岁男孩子特别引人注意。他就是马里亚诺·马科斯。据说,马里亚诺·马科斯的祖父是该省一个西班牙法官的私生子,虽然从小也接受了文化教育,但为时并不很长。马里亚诺很小就上学读书,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早熟的孩子,14岁时,周围已经有许多女孩子崇拜他,何塞法也是其中之一。1916年,他俩偷偷结了婚,第二年便生下了马科斯。

北伊洛尔戈人、见闻广博的新闻记者、马尼拉华人社会则说,马科斯的亲生父亲是一个叫费迪南德·蔡的华人。人们无法说清这个姓蔡的年轻人是怎样爱上了何塞法的,都说他们准备结婚,蔡的父母亲反对。“他们是旧式人物,坚持要儿子遵从传统,回到厦门讨一个正式的福建籍老婆。

不巧,何塞法这时已经怀有孕身。因此,只好给她找一个合适的丈夫,把她先送往马尼拉,以免她的情况传出去给蔡家丢脸。肯定是过了一场又哭又闹后,何塞法出于无奈,才勉强同意嫁给了同班同学马里亚诺。当然,蔡家肯定作出了让马里亚诺满意的安排。

何塞法给马科斯取名叫费迪南德,一方面是为了效法麦哲伦(也是费迪南德)和西班牙国王,而最重要的是,蔡家那位少爷的名字恰巧也叫费迪南德。蔡少爷温文尔雅,当时在菲律宾大学法学院读书,他后来服从家中的安排,从厦门带回来一个正式的中国老婆,蔡靠着他强硬的社会关系,在大学毕业后便当上了法官。何塞法说蔡是马科斯的教父。

马科斯因为有非凡的记忆力,学习非常出众。他小学毕业时,差一点被选为致告别词的学生代表。只是因为他上3 年级时交不起学费缺了几个的课程而未能实现——这时,他的父亲马里亚诺靠着强大的经济后盾,在政界青云直上。

“政治事业上的需要,使马里亚诺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一贫如洗。”他把每一分钱都花在了亲朋好友身上,花在他不断到北伊洛尔戈省“争取支持”的旅游上。这样,直到马科斯走进大学校门之前,偶尔因交不起学费而缺课的现象时有发生。不过,马里亚诺对政治的兴趣,也使马科斯受到熏陶。

政治,是一场充满虚伪、操纵和恩赐的大游戏。在这场游戏中,自我主义会被压碎、损害,谋

1935 年,马科斯的“父亲”马里亚诺竞选众议员,对手是一个叫胡利奥·纳沦达桑的原地方税务官,他曾担任过一届众议员。有意思的是,那是他第一次参加众议员竞选,就以比马里亚诺多56票的结果当选。

现在,他们又成了冤家,因为,纳伦达桑再一次击败了马里亚诺。马里亚诺怒气冲冲他说,纳伦达桑利用他当税务官的地位勒索到许多选票。纳伦达桑的支持者则借了一口棺材,把它绑在汽车里的无篷座位上,让一个人躺在里面,标明是马科斯,沿街游荡。

马科斯看到了这一切,此时,他已经是菲律宾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同时他也参加菲律宾保安军的训练项目。他的主要兴趣是在大学的手枪队里当一名神枪手,而且为此耽误了很多的时间。

选举后的第三天,即1935 年9月20日,下了一场热带大雨,街上寂无一人。在纳伦达桑家,这位凯旋的候选人正和家人好友设宴祝捷,闹得很晚。

10点钟刚过几分,他从桌旁站起来,穿过平台,走到栏杆旁边的洗脸池漱口刷牙。这时雨已停住,但院内的香蕉树还在滴水。透过平台上的亮光,纳伦达桑的轮廓清晰可见。忽然,从光滑如蜡的树叶丛中传来一声枪响,声音很大,一颗子弹射进了纳伦达桑的背部,穿过心脏和肺部。他气喘吁吁地叫喊道:“耶稣啊,玛丽亚和约瑟!我挨枪子了!”接着就倒下了。几分钟后,他就一命鸣呼了。

3年之后,马科斯在菲律宾大学的宿舍里,被政府保安军士兵逮捕。他被指控为是杀害纳伦达桑的凶手。此时,他离毕业只有5个月,而且学习也非常优秀。他请求菲律宾最高法院准许他交保出狱。被获许出狱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成了菲律宾的名人;大学毕业时,他又拒绝了总统对他的赦免,再一次引起菲律宾各阶层的注目;他在监狱里进行了律师资格考试,竟把宪法倒背如流……

马科斯就这样走进了菲律宾的政治社会。后来,由于老劳雷尔的雄才善辩,他被释放出狱。马科斯到社会上谋求的第一个职业,是为他狱中的朋友当辩护律师。接着,日本人来了,马科斯毅然脱下律师黑袍列身戎伍,参加反抗日本人的“战斗”。

在战斗中,他机智灵活,善于应变,英勇果断。但也曾被日军俘虏,在由巴丹至中吕宋的“死亡行军”中幸免于死,脱逃后成为菲律宾抗日领袖。1945年春被麦克阿瑟任命为北吕宋八省行政官,获上校军衔,有“抗日英雄”之誉。他自言曾在贝桑格;帕斯单枪匹马击溃50名日军”,是“菲律宾历史上受勋最多的战士(32枚勋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菲律宾正式独立,马科斯出任曼努埃尔·罗哈斯总统的秘书,1949年马科斯代表菲律宾自由党身份当选参议院议员,。1954 年5 月1 日,经过11 天的闪电式恋爱,马科斯与身材高挑、模样俊俏、被誉为“塔克洛班玫瑰”的伊梅尔达喜结连理。

从此,马科斯在伊梅尔达的全力配合下官运亨通,扶摇直上。1959 年出任参议员,1962年马科斯出任参议院议长,由于未获得自由党提名参选总统,马科斯便改代表菲律宾于1965年参选总统,以建立新社会运动为号召而当选。

1964年,菲律宾总统选举之前,马科斯以参议院长的见面礼跳槽到内。借此控制了参议院,而马科斯获得的,是的总统候选人——这时,自由党分成了三派:一派支持现任总统马卡帕加尔,一派支持马科斯,另一派支持华盛顿看中的佩莱斯和劳尔·曼格拉普斯参议员。

马科斯使出全身解数,终于赢得了1965 年总统大选的胜利。9个月后,他携夫人伊梅尔达出访美国,以保证支持林登·约翰逊总统在越南问题上的立场换回了数百万美元“无单据资金”的现款和巨额货款。他同他父亲相同的是,他们对政治都抱有浓厚的兴趣;不同的是,父亲最后没有登上总统的宝座,一生两袖清风,而马科斯却在他任总统期间,成为世界上拥有上百亿美元资产的富翁之一。

马科斯在执政之初,倒也颇有作为,实行“土地改革”,发动“绿色革命”,注重教育,启迪民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1977年起,粮食还能少量出口。这一切为他羸得了1969年连任的机会(根据当时菲律宾的法律规定,总统每届四年,只能连任一届)。

但到了1969年,马科斯蝉联总统职务时,菲律宾社会矛盾与他1965年初上任时的矛盾四伏、政治混乱、犯罪率高、世风日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1972年夏天,马科斯眼看第二届总统任期即将届满,开始恋栈总统的职位。

为了达到他长期统治菲律宾、建立马科斯王朝的目的,他于1972年9月21日签署“军事戒严令”,宣布在全国实行军管,逮捕了反对派领袖贝尼尼奥·阿基诺和数以千计的所谓“颠覆分子”,并禁止集会、游行、罢工,开始了长达10年的军事管制。1972 年,就第二年又颁布新宪法,改美国式总统制为英国式责任内阁制,规定总统在军管期间兼任总理。

为维护专制统治,马科斯任人唯亲,培植死党。其夫人伊梅尔达从1975年起任大马尼拉市市长,1978年被非正式定为总统继承人,1979年被任命为由各部部长组成的内阁会议主席,成为菲律宾第二号最有权势的人物。他俩唯一的儿子朋朋担任伊罗戈斯省省长。伊梅尔达的兄弟科科依先担任莱特省省长,后又任驻中国大使、驻美大使。

以马科斯为首的新社会党控制了国会88%的议席和全国90%的省市长职位。海陆空三军司令、总参谋氏、警备司令、国家安全情报局长、首都警察部队司令等军界要职也大都由忠于他的伊罗戈斯省同乡担任。

在马科斯的严酷统治下,议会形同虚设,政党活动绝对禁止,大批反对他的政界人士、记者、学生身陷囹圄,“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与此同时,马科斯夫妇依仗权势,使用一切手段营私舞弊,侵吞公款。他们的财产急剧增长。

马科斯在担任国会议员时,就曾有人给了他一个“10%先生”的绰号。就任总统前, 当上总统后,尤其是1972 年实行军管后,“10%”逐渐公开化、制度化,以致菲律宾的任何事业、投资、生意都必须给马家烧香进贡,打点回扣,否则,一个行政命令或电话就可使你破产倒闭。

从50年代中期起,日本开始向菲律宾支付战争赔款,总额为5亿多美元,分20年付清。结果,马科斯夫妇设

法将其中的很大一部分纳入了自己的腰包。70年代初,日本又向菲律宾提供了共达50亿美元的援助,主要用于购买日本的钢铁、机器、饲料和纤维。

在此过程中,伊梅尔达又大做手脚,收取了大笔佣金和贿金。 世界银行向菲律宾提供的数10亿美元贷款,其中相当部分不是被马科斯夫妇乱花一气,就是变作了通往私人银行户头的滚滚财源。

马科斯在位20年,使菲律宾这个本无债务的国家光欠外债就高达265亿美元,5500万菲律宾人中,70%贫困潦倒,难于谋生,大批菲律宾姑娘穷得吃不饱饭,只好卖良为娼,还有不少人当了国际邮购新娘。而马科斯夫妇通过巧取豪夺,聚敛了大批财富。

马科斯就任总统前,仅拥有财产3万美元。到1986年倒台时,拥有财产估计不下百亿美元(他光是在纽约就有3.5亿美元的财产),其中贪污金额就达30亿美元,数额之巨实属罕见。100亿美元如果能收回的话,能够偿付菲律宾外债的40%,数额相当于菲律宾一年预算的三倍多。而当时菲律宾经济衰竭,丧失了偿还国际债务的能力,甚至连利息都拿不出来。

1981年迫于国内外部的压力,马科斯宣布取消军管,为确保权力不被削减,同年4月又通过公民投票再次修改宪法,把政体改为法国式总统制。新宪法规定总统在非常时期拥有绝对权力,总统任期改为6年,不受连任一次的限制。

1983 年是马科斯执政的第18 个年头,长期的独裁统治已使他在国内很不得人心。恰在此时,他的劲敌阿基诺要结束流亡生活回国了。马科斯闻讯,赶紧派夫人伊梅尔达赴纽约会见阿基诺,威胁利诱兼施,要他留在美国安心做寓公,声言如若回马尼拉必有生命危险。但阿基诺决心已定,不为所动。1983年8月21日,他乘波音767 飞机踏上了回国的航程。

这一天,马尼拉国际机场森严壁垒,大约5000名航空保安部队士兵把守了机场的各个出口,当阿基诺下到舷梯的第11 个台阶时,走在他后面的士兵突然拔出手枪向其后脑射击,阿基诺中弹从舷梯上摔下,扑倒在地上,鲜血从头部迸涌而出,瞬间便咽了气。

阿基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杀,全世界为之震惊,在菲律宾更是掀起了一场狂涛巨澜。千千万万的人走上街头,高声怒吼,进行抗议。出租车司机身着T恤衫,商人佩带着摩洛人腰刀,肩并肩走在反马科斯的示威游行行列里。

为了平息风暴,8月23日下午,马科斯装模作样地下令成立了一个以最高法院法官费尔南多为首的5人司法委员会,调查阿基诺被杀案。

1985年1月,菲律宾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控告马科斯最得力的鹰犬、武装部队参谋长贝尔等25名军人和1位政府官员,说他们与谋杀案有牵连。但听证工作遇到了阻碍。一些关键证人,均在作证前突然失踪。由于没有证人,听证会被迫一再延期。

12月2日,法院对阿基诺案作出正式判决;全体被告均无被指控的罪行。判决词刚宣读完毕,法庭内外顿时扰乱成一片。法庭内人们击掌跺脚、嘘声不断,法庭外汽车喇叭震天响,以表达对判决结果的极度不满。

马科斯一手遮天、自我包庇的行为进一步激发了人民群众的活动,也壮大了反对派的队伍,使原来四分五裂的各反对党在斗争中为了共同的目标逐渐团结起来。 1984年,国民议会改选,结果反对党一举夺得了全部议席的三分之一,从原来的11席增加到60多席,显示了不可忽视的力量。

马科斯眼看人心日渐转移到反对党一边,自己的统治基础有瓦解的危险,就决定铤而走险,于1986 年2 月提前1 年半举行总统大选。这是战后发生在菲律宾的一场最激烈、最惊险的政治决斗。角逐一方是执政的新社会党总统候选人马科斯和副总统候选人、菲律宾最具声望的政治家之一托伦蒂诺,另一方是非律宾最大反对党统一民族民主组织的正副总统候选人科拉松·阿基诺和萨尔瓦多·劳雷尔 。

马科斯开始时对反对党的竞选活动并不介意,因为他拥有执政党的有利地位,掌握着电台、电视台、主要报纸等舆论工具,有1.6 亿美元的竞选经费,尤其是掌握着一支令人可畏的武装力量,所以他公然嘲笑科拉松·阿基诺说:“我和女士们对话一向感到愉快。”并攻击阿基诺夫人毫无从政经验,对经济和管理国家一窍不通,与菲共新人民军有勾搭,如她掌握政权,国家就将陷于混乱分裂,就会在菲律宾上台。

阿基诺夫人与劳雷尔不畏强暴,深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他们在全国各地辛勤奔波,或会见选民,或发表演说,号召人民在“贪婪和腐朽的政权”与“自由、开放和负责的政府”之间作出抉择。

阿基诺夫人毫不讳言自己是个家庭主妇,“对政治我是外行,但作为围着锅台转的家庭主妇,我精通日常经济”。她还针对马科斯的讥讽回敬说:“他们说我没有能力和经验来管理这个处于危难中的国家,那么请大家看看,在自称有丰富经验的那个人的统治下,这个国家现在被搞成了什么样子!”阿基诺夫人的竞选讲演雄辩流畅,充满号召力,获得广泛好评。

民意测验表明,阿基诺夫人的支持率大大高于马科斯。这下马科斯有些慌了,立即召集会议研究竞选策略,决定在其办公室安装最先进的计算机系统,并向全国各个村庄派驻竞选工作人员,随时汇报竞选动态。恰在此时,国际盟友美国也开始对马科斯政权失去信心,产生不满。

美国与菲律宾的关系一直很特殊。在菲律宾不仅有美军的苏比克海军基地、克拉克空军基地,美国还一直想把菲律宾建成它的“民主橱窗”以影响整个亚洲。但近几年来,马科斯不仅利用基地问题与美国讨价还价,而且“民主政治”建设搞得一团糟,随处可见游行、愤怒的脸庞和破烂不堪的街道村庄,尤其是阿基诺被刺事件发生后,菲律宾陷入了严重的政冶、经济危机之中。

美国政府根据情报判断马科斯政权已岌岌可危、不可长久,就开始耍弄小动作败坏马科斯的声誉。国会议员公开揭露马科斯通过贪污手段在美国蓄置财产,更有人根据美国军方文件披露马科斯在二战结束前曾因“以欺诈手段募捐钱财”而被一名美军上尉逮捕过。马科斯对此极为脑怒,指责这是“一些帝国主义分子”对菲律宾内政进行的“赤裸裸的、露骨的干涉”。

在这微妙的国际国内形势下,紧张热烈的竞选活动到1986 年2 月5 日午夜宣告结束。2 月7 日上午7 点大选开始,阿基诺夫人一早就来到她家甘蔗园旁的一个投票站投票,并满怀信心地对记者说:“我希望在就职仪式上再看到你们。”

同日,马科斯一家也乘坐直升飞机回到家乡参加选举。这一天,全菲律宾大约有2600 万选民在全国86000 个投票站投了票。美国总统里根派以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卢加尔为首的观察员代表团到菲律宾监督选举过程。有44 人组成的代表19 个国家的国际观察团也来到马尼拉。各国驻菲使馆的外交官奉本国政府指示全部出动。此外,还有1000多名记者从世界各地赶来采访这个国际瞩目的新闻事件。

2月15日,计票工作结束,国民议会宣布,马科斯以多得150万张选票的优势击败科拉松·阿基诺,赢得了本届大选。马科斯称“这是我一生中经历过的最为艰苦的战斗之一”,并匆匆宣布将于2月25日举行就职仪式。

阿基诺夫人立即发表声明,表示不承认选举结果。2月16日,她在马尼拉有40万人参加的群众集会上,再次抗议马科斯的欺骗宣传,宣布自己以压倒优势当选菲律宾总统,并号召全国各阶层人士——工人、学生、商人、职员罢工、罢课、罢市、罢报、罢银行,抵制此次大选结果,迫使马科斯总统辞职。

国际舆论也迅速作出反应。许多国家对选举中出现的舞弊和暴力行为感到震惊,表示遗憾。日本报纸称这次总统选举是“菲律宾历史上最肮脏的一次选举”。英国、法国、西德、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等不少国家的人士纷纷发表谈话,指出马科斯依靠非法手段赢得的“胜利”一钱不值。美国参众两院分别通过决议,谴责菲律宾的大选是一场十足的骗局,要求政府中止对马科斯的援助。

菲律宾朝野双方尖锐对立,厉兵秣马,菲律宾马科斯气氛极度紧张。到2 月22 日,局势发生了突变。当晚6 时,马科斯的铁杆心腹——国防部长阿都罗· 恩里莱(Arturo Enrile)和武装部队代参谋长菲德尔·拉莫斯发动兵变,在国防部大楼举行记者招待令明确宣布反对马科斯,支持阿基诺夫人,并迅速与之建立了联系。几小时后,马科斯发表电视讲话,要求恩里莱和拉莫斯立即停止这种愚蠢行动,主动投降。

23日早晨,恩里莱和拉莫斯率兵变部队从国防部大楼转移到菲律宾保安队总部和联合警察司令部所在地克拉梅兵营。马科斯忙命恢复原职的武装部队参谋长贝尔采取果断行动。贝尔遂命令塔蒂曼尔将军指挥的海军陆战队出动坦克包围克拉梅兵营。但全副武装的士兵不久就被闻讯而来的成千上万群众所包围。结果,坦克部队并没有冲向兵营,而是朝相反方向退去。

24日,又有大批陆军、空军官兵集体投向兵变部队。马科斯迭遭挫折,懊丧已极。无奈之下,他只得在通过电视直况转播宣布,从晚上6时起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可他话音未落,电视节目突然中断了。原来,电视台也被反叛部队占领。

晚上,形势急转直下,军政官员纷纷倒戈。在25万军队中,投向兵变一方的已达85%。政府各机构部门中,90%的人宣布脱离马科斯政府。菲律宾驻世界各国外交使节纷纷声明,他们不再代表马科斯政权。甚至连马科斯的发言人克里斯托瓦尔也公开表示,马科斯应“顺应菲律宾民意和国际舆论”,辞去总统之职。

在大洋彼岸,美国政府经过仔细研究,确认马科斯时代已经结束,因而在24日下午(华盛顿时间24日上午)由白宫发言人斯皮克斯向记者们发表了里根总统关于菲律宾局势的声明。

斯皮克斯说,里根总统在接到了关于忠于马科斯的贝尔将军“可能向盘踞在离菲律宾首都不远的2名叛军的军事领导人及其支持者发动攻击的不安消息”之后,发表了一份要求马科斯辞职的声明。声明说:“试图通过暴力来延长现政府的寿命是枉费心机。解决该危机的唯一办法是向新政府和平移交权力。”这声明等于是给马科斯下了一道催命符。

此时的马科斯真是四面楚歌,山穷水尽。他抚今追昔,彻夜难眠。 25日凌晨3时,马科斯通过热线电话向里根总统的好友、参议员拉克索尔特求计,问白宫刚发表的要他辞职的声明是否真的?美国能否作出让他与阿基诺夫人分享权力的安排,如做名誉总统?如果他出走,美国能否保证他全家的安全?得到的回答是:“美国态度很明确,现在再想分享权力已晚,但安全出走不成问题。”马科斯沉默良久,最后有气无力地说出了“我非常非常失望”这句线日下午,拉莫斯的空军又向发射了一枚火箭。至此,马科斯只得痛下决心——走。下午5 时,他首先打电话给恩里莱,表示愿意让权,条件是保证他一家人出走的安全。恩里莱表示同意。然后,马科斯又打电话给美国驻菲律宾大使,要求赶快派飞机来。晚上9时许,4 架“愉快的绿色巨人”式直升飞机在夜幕中降落在大院里,马科斯和家人及其心腹贝尔将军等90人匆匆钻进飞机,飞往位于马尼拉西北的克拉克美国空军基地。

“马科斯逃走了!”消息迅速传遍马尼拉市的每一个角落。数百万市民自发走上街头,载歌载舞,欢庆胜利。广大群众推开卫兵冲进,把马科斯夫妇的巨幅画像或挥拳击破,或扔进屋外的鱼池。

打开伊梅尔达的地下储藏室,人们恍如走进了一家小型百货商店,只见成排成排的架子上各种服饰鞋帽、穿戴用品琳琅满目,五彩缤纷,计有上衣2500件、貂皮大衣15件、裤子3500条、胸罩500个、阳伞65把、手套68双、太阳眼镜71副、手提包888个,还有5架子五光十色的皮箱、大瓶大桶昂贵的进口化妆品。尽管人们平时对马科斯夫妇的奢侈生活已有所耳闻,但在亲眼目睹现场后仍不免大吃一惊。

再说马科斯夫妇乘坐直升飞机抵达克拉克美军基地后,还想回伊罗戈斯省去,但事态的发展迫使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于是,只能转乘美国的洲际运输机,经关岛前往夏威夷檀香山。刚下飞机,马科斯一家及其随行人员就被安排在檀香山郊外的希卡姆空军基地招待所。

可是,他们的300箱行李却被夏威夷海关扣留了。其中有22箱比索新钞(约值120万美元),2 张折合180 万美元的菲律宾银行存款证,满满15箱黄金、钻石、珠宝、钟表,还有大量珍贵艺术品、证券、房产地契……美国海关将这些东西一一登记造册,

阿基诺夫人领导的新政府上台后,立即下令冻结马科斯及其亲友在国内的全部资产,并成立了一个以萨隆加为首的廉政委员会,专门清查马科斯家族在国内外的财产。经过3 年的艰苦调查,廉政委员会初步查明马科斯家族的资财有:

在菲律宾,房地产4500亩、土地5000亩、农场23处、公司232家、电视台18家、广播电台36家、飞机29架、游艇13艘、现金10亿美元。黄金数吨,珠宝折合10亿美元。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区4 栋办公大楼、别墅、夏威夷檀香山别墅。现金及珠宝7亿美元。在瑞士,银行存款10亿美元。

在澳大利亚,5 亿多美元。在巴西、至少有3亿美元。此外,在香港、印尼、荷兰、英国、巴哈马等国家和地区,马科斯家族也有大量财产存款。这些发现,与马科斯家族实际拥有的资产到底相距多远,恐怕谁也说不清。

马科斯一行初抵檀香山时,受到了夏威夷州州长夫妇和希卡姆基地高级官员的隆重欢迎,生活条件虽不能与国内相比,但尚算舒适优雅,檀香山市长还断言:马科斯在该市定居的可能性高达99%。

但随着时光流逝,马科斯对美国迟迟不归还扣压的300 箱行李等做法逐渐表示不满,而里根政府对这位流亡者的态度也渐趋冷淡,甚至表示美国并“不打算给马科斯以任何外交特权”。

在此情况下,马科斯只得与西班牙、墨西哥、巴拿马、印尼、新加坡等国政府协商,要求允许前往政治避难。科·阿基诺政府得知该情况后,立即照会有关国家指出,谁收留马科斯,菲律宾就同谁断交。这样,即使愿意接纳马科斯的国家最终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重病缠身的马科斯在他国异乡离群索居,凄惶惶,孤伶伶,度日如年,不时流露出强烈的思乡之情,盼望能早日归国。

1988年5月4日,马科斯95岁的母亲在马尼拉市郊病逝。马科斯夫妇闻讯后坚决要求回国为母奔丧,并扬言要偷乘飞机回去。但阿基诺夫人在同国会两院领导人及内阁危机委员会磋商后宣布:“基于国家的利益高于个人的利益这一考虑,不允许我让前总统此时回国。”

1989年5月19日,患有肺炎、心脏病的马科斯生命垂危。其支持者在美驻菲使馆前示威,要求美国和菲律宾政府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允许马科斯魂归故土。但阿基诺夫人依然表示,“为了避免发生不幸事件”,菲律宾政府不允许马科斯归国,其死后遗体也不准运回。

1989年9月28日,马科斯终因心力衰竭在檀香山溘然长逝,终年72岁。由于美国有关当局应菲律宾政府的要求下达了不准空运马科斯遗体的禁令,故而伊梅尔达于10月15日为亡夫举行葬礼后,只得将马科斯的灵柩暂厝在火奴鲁鲁岛庙宇纪念公园谷地一个装有空调的临时陵墓里。这表明,马科斯的亡灵很可能要在这里飘荡很长时间后才能魂归故土家园。

2016年11月8日,菲律宾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准许把菲国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的遗体葬在英雄墓园。

尽管马科斯是毁誉参半的政治人物,但他却有着其他菲律宾总统无法比拟的影响力。在他的任期内在首届任期内使农业、工业和教育都得到显著发展。根据《亚洲脉动》2005年七月的调查,马科斯的满意度高达七成,比所有继任者都高。

民众对一个历史人物的评价有两种,一种是痛恨,这种人会遗臭万年,一种是想念,这个历史人物贡献很大。但也有的历史人物,在民众心里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慢慢从负面走向正面,这主要还是民众根据历史对比而形成的一见解。背景菲律宾曾有一个总统,曾被民众所…

前些年,在世界时尚界一提到伊梅尔达·马科斯的名字,那真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是个普通的爱美女人,对伊梅尔达也是羡慕嫉妒恨。​伊梅尔达伊梅尔达(又译作“伊美黛”)1929年7月出生于菲律宾马尼拉的一户家境平常的人家,父亲是一位普通教师。由于母亲早逝,父亲续娶,她的生活一直…

从1965年到1986年,马科斯家族一直控制着菲律宾的发展之路,短短的20年间,敛财超过100亿美元。逃亡时,马科斯夫妇随身携带了300箱珠宝财物,结果被檀香山扣押交还菲律宾。1965年12月30日,马科斯当选菲律宾总统,伊梅尔达成为菲律宾第一夫人。

但阿基诺并没有听从伊梅尔达的告诫,他决心已定,决定回国继续挑战马科斯。阿基诺当即中弹从舷梯滚下,并中弹身亡。针对国内的民怨,马科斯不得不成立调查组,调查这起案件。阿基诺被杀,是他与马科斯长期积怨所造成的。

在东南亚国家政要中,除了泰国、新加坡华裔政要有很多,菲律宾的华裔政要也是主流。该国历任总统中,华裔也居多数。但并非华裔就对华友好,其中阿基诺三世在任期间,处处与中国作对。但在菲律宾历史上,有一位任职30年的华裔总统,却坚持对华友好。此人就是菲律宾历史上有名“独裁”总统马科…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