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塞尔·杜尚奖”来广州了

一百年前,杜尚将一个命名为《泉》的马桶带进了艺术展览馆,这个惊世骇俗的举动被视为当代艺术的源头,对后来无数艺术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最近,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前馆长阿尔弗雷德·帕克芒携8位马塞尔·杜尚奖获得者的作品来到广州时代美术馆。杜尚之后的一百年,法国的当代艺术呈现出怎样的风貌?在这场名为“剑拔弩张”的展览中,广州的艺术爱好者可有幸一窥究竟。

在此次展览的策展人——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前任馆长阿尔弗雷德·帕克芒看来,马塞尔·杜尚是法国当代艺术的一个象征。他将艺术之门向各个领域敞开,为艺术发明了一种新的定义。

而这个以它的名称命名的奖项起源于2000年,由若干私人收藏家通过法国国际艺术传播委员联合会(ADIAF)创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eveatmeadowland.com/,马塞尔-里瑟每年挑选出几位在法国艺术界表现杰出的艺术家。成立17年来,在欧洲的当代艺术世界,马塞尔·杜尚奖的重要性可以与英国的特纳奖比肩。杜尚奖此次登陆广州,总共带来了8位杜尚奖得主的作品。每位艺术家都有其独特的思想和图像世界,并通过雕塑、物件、影像和装置创造和转化出自己的视觉语言。

马提厄梅席耶用合金、木、蓝色文件夹、红架子、黄绳做成的装置《鼓和贝斯》,显然是对蒙德里安的致敬作品;拉蒂法·艾霞克茜的《叠象渐变》则像一面坍塌的天空;洛朗格拉索的《双日》是由雕塑、绘画、摄影和影像交织组成的迷宫。在这件作品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古典时期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作品的影子,而科幻小说的影子同样可见;冈萨雷斯·弗斯特的35厘米电影《哀川》则呈现黄昏时刻沿着鸭川拍摄灯火渐明的京都景观,配以两名少男少女之间的电话交谈,刻画出一道充满情感、瞬间、青涩的城市风景……

这些作品不趋从于既定风格,而是从艺术史、个人和集体记忆以及社会现象中汲取营养。马塞尔·杜尚

帕克芒表示,这些艺术家虽各具鲜明独特的风格,但有一个共同特点:和外在世界、当代社会之间体现出一种批判、讽刺或诗性的关系。这些艺术家并非为艺术而艺术,他们的创作源自和世界的接触和对话,是对当代社会种种发展趋势进行充满张力和能量的探究和反思。(记者 金叶)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